遺產糾紛情何以堪

Posted February 5, 2016

年近八旬的姚先生,驚聞摯愛的獨生女兒欣婷,因不敵癌魔突襲,已餘日無多,萬分悲痛的他,趕忙從台灣到美國來,一心企圖就算傾家盪產,也要讓愛女轉危為安。然而天不從人願,姚先生僅得見瀕彌留欣婷最後一面。

世間至不幸的事情之一,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,欣婷自小就多受事業有成的姚先生百般寵愛,留美、戀愛、結婚、購屋成家、生兩女,在在事事享為父者愛屋及烏專利,張口必予,噓寒送暖猶恐未及。女兒在世時,對女婿浩宇為人唯利虛偽多有抱怨,但姚先生總以為不過是小兒女爭,聽聽就算,沒想到治喪過程,女婿不但不顯悲傷,反而頻問姚先生,欣婷遺產,老丈人意下應如何轉承?

欣婷名下各項遺產,無論珠寶首飾、鋼琴、股票、壽險、南灣海景宅、甚至玫瑰崗嶺頂福地,皆出自姚先生之愛女不禁而予口袋。女兒今已不在,兩外孫女成了他的世間寄情之託。欣婷去世時未留遺囑,外孫女們也未成年,依法可開始遺囑認證程序的親屬或其他利害關係人,非姚先生本人即女婿浩宇。姚先生委託一位律師進行遺囑認證,並在兩外孫女概括繼承的前提條件共識認知下,同意由女婿浩宇擔任代理人,還由姚先生代他付了保證金。

禍不單藏,姚先生傷心回台後,上初中的大外孫女屢次在電話中對外公哭訴,爸爸早已經開始交新的女朋友,現在不但雀佔鳩巢雙棲同宿,還異口同聲,恐嚇要把她逐出家門,現況已是渡日如年。原先還希望女婿能安分守己,父兼母職照顧兩個女兒的姚先生,聞此氣憤不已,只好出錢情商至親幫忙收留照顧。

遺囑認證程序一波三折,女婿、律師竟然連手打算曚混,拖延五年依然只生枝節不見結果,姚先生覺察有異,經親人推薦,改由我們律師樓為他出面,理清兩外孫女的權益。

律師們傾力收集了關於欣婷財產來源的證據,經過繁複的法律訴訟程序,終於幫姚先生的孫女兒們,全數爭取得到她們應得的遺產,了卻外公飽受煎熬;心懸八年的大事。

如有任何切身法律疑難,請逕電就近的劉美芳律師事務所洽詢。

We are Committed to Your Success

- Castleton Law Group -